2020年11月19日 星期四

俺爹在战斗中结下的那些情义

2020-11-19

  文/刘珍

  近日收拾家里的物品时,翻出珍藏多年的俺爹的遗物,其中有抗美援朝纪念章,是他老人家一生荣誉的见证。

  保护战友传佳话

  1950年,年近半百的爹撇下妻女老小,响应国家的征召,毅然奔赴朝鲜战场,成为一名光荣的志愿军战士。俺爹在朝鲜被编在运输连,他们的任务是负责向前线运送武器弹药。

  以美国为首的16国联军,为了切断我军战地供给运输线,每天无时无刻不在狂轰滥炸,飞机俯冲直下降至最低投下炸弹。俺爹说,飞机低得抬头都能看到美国飞机上的飞行员。有一次他们连队为了弹药安全运达阵地,掩藏汽车,全体战士藏身深雪。与俺爹同在一辆汽车的小战士只有十七八岁,在美国飞机俯冲轰炸时的一刹那,我爹多次用自己的身体把小伙子压在身下保护他,在弹雨纷飞的运输线上传为佳话。

  这次长时间的空袭,他们连也遭受到重创!俺爹他们的前车和后车全部中弹,数名战友阵亡。俺爹虽然保住一命,但双腿严重冻伤,面临截肢。部队要送他回国内医治,但因重伤员太多,俺爹只能待命等候,当时被安排住在朝鲜阿妈妮家,得到那位善良纯朴的阿妈妮的精心照顾,俺爹的腿终于保住了……每当提起这段往事,俺爹总是热泪盈眶,感恩中朝人民用鲜血凝成的战斗友谊。

  感恩中朝人民的战斗情谊

  B

  匆匆错过的故人重逢

  抗美援朝胜利结束了,俺爹经历生与死的洗礼,幸好腿保住了,却留下了病根,双腿畏寒,长年得用羊皮缝的皮筒护着,而且因冻伤留下了深深的疤痕。

  俺爹回来后的某一天,我家来了一位姓刘的解放军叔叔找他。他说俺爹是他恩人,在朝鲜战场奋不顾身保护他,为感谢俺爹的善举,特意带着厚礼答谢患难见真情的战友。不巧的是,那天俺爹不在家。因刘大叔所在部队换防要去广州,时间紧急,最终没见到俺爹就匆忙离去。

  俺爹的这些事情一直深深铭刻在我的心里。即使他已驾鹤西去数十载,他老人家永远是我心中的英雄。我愿用拙笔记录下记忆中的他,让后辈牢记祖辈的平凡与伟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