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9月14日 星期一

为了让货物顺利“出门”大连港人那时锯门进货

2020-09-14



  文图/田樱(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大连港,是大连的一座老地理坐标,始建于1899年。在改革开放中,大连港成了大连对外贸易的窗口、连接五湖四海友谊的桥梁。大连港在我的记忆中,有很多往事历久弥新。

  A

  难忘大连港人的那股劲儿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我在省外贸工作时,公司向巴基斯坦出口大型成套设备。这些设备吨位大、体积大、运输难度大。我们向大连港调度室有关人员介绍了此项出口业务后,得到了他们的大力支持。“出口商品,关系到祖国的荣誉,我们大连港人义不容辞!”当时负责相关业务的工作人员说。但高大的设备,通过港口大门时,被卡住了,港口有关部门经过协调后,毅然决定锯门进货。巴基斯坦友人得知此事后,十分感动,对大连港和大连港人连声称赞。

  我在市外贸工作时,公司进料加工业务中有一笔数量多、吨位大的铁矿砂运到大连港,我在港口看到这些货简直就像两座大山,且天寒地冻,铁矿砂都结成了块。十多万吨的货要从船上卸下,再装上火车,几天内就得运出港口,送到双鸭山、鹤岗、鸡西等钢厂,如果滞期,将造成重大的违约损失。大连港人有一种不服输的精气神,靠现代化的作业,按期保质完成了任务。

  改革开放,招商引资,大连港老港焕发了青春。我去新加坡裕廊工业区时,友人黄先生陪我们到裕廊山的名人公园,登上园中瞭望塔,俯瞰新加坡港。黄先生是新加坡一家船务有限公司的董事长,他多次奔波于中国、挪威、瑞典、芬兰、丹麦、荷兰的港口,对港口和船舶有着特殊感情。他多次到大连港和大窑湾港考察,他说大连港给他留下了深深的印象。他向我谈起当年新加坡港务局与大连港洽谈合资合作的事宜。他对大连港的深情,给我留下深深的印记。

  难忘父亲的心愿

  B

  在改革开放中,大连港大窑湾区悄然兴起,使大连港如虎添翼。

  父亲晚年患了不治之症。他意识到自己的时间不多了,他说他没去过大连开发区,也没看到大连大窑湾新港,要到开发区和大窑湾港看看,由我和小妹妹陪他。父亲坐在面包车上,在炮台山山上,观看了开发区全貌。接着,我们陪父亲参观了大窑湾港。年己86岁的父亲,听了大窑湾港的介绍很高兴,连声说大连港更大了,更现代化了。这次去开发区,也是父亲与我们最后的一次外出参观,每每回忆起这件事,我总是眼含热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