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3月26日 星期四

望海街老宅虽已换上“新装”花窗女的故事却念念不忘

2020-03-26


  南山脚下望海街上的日式老宅。

  文图/花窗女(大连老干办文学实验班学员)

  南山脚下的望海街有很多日式独栋小楼,这片住宅始建于20世纪20年代,距今已是百年。望海街52号,曾是我的家。我在这座小楼里居住了八年,度过了我的少年时光。1980年,我离开了那里。

  我记忆中的小楼院墙依街而立,很矮。嵌在它中间的木门上半部镂空,即使你在门外也可以将它打开。院内种了花草和蔬菜。每当芍药花盛开、丁香花散发着芬芳的时候,行走在望海街上的游人,就会驻足向院落里张望。

  西侧尖屋顶的那间是我和妹妹的卧室。室内自带一个储物间,西侧向外探出一个玻璃窗。听老人说,这间屋子以前是书房,类似飘窗的空间叫花房。花房有个地台,半米高,木质结构,可以摆放花草。我们家那时不养花,它的大小刚好可以放下我的一张小床。每当夏天,我不愿和妹妹挤在一张大床上时,就独自睡在这里,凉爽而惬意。

  妹妹小我三岁,她喜欢搞恶作剧。有一次放学回来,她藏在储物间里,我全然不知。我在房间里安静地看书,她头上披着衣服,学着狗叫“汪”地一声,从储物间里猛窜出来,吓得我魂飞魄散。我的一声尖叫惊动了楼下的妈妈,她急忙跑上楼来,最后只能无奈地对着我们姐妹俩摇摇头。

  玻璃花房是我休闲看书的好地方。在地台的一侧,爸爸亲手给我打了个小书架,摆放我喜欢的书。每当放学回来,我就快乐地跑上楼,一屁股坐在小地台上。这时,这块儿不足两平方米的小天地,变成了我独有的乐园。我喜欢收集海报、台历、书刊……把他们一一贴在了花房的玻璃上。稍有褪色,我就换上一批新的继续贴,邻居家的小朋友都喜欢往我家的花房仰望。这时,我就会打开窗户,友好地向她们挥挥手,心里美滋滋的。我看过的书,也常常会分享给她们看,书在她们中间传阅。记得当时都在看《茶花女》,她们还给我起了个绰号叫:花窗女。

  光阴荏苒,随着年龄的增长,我越来越喜欢追忆儿时的欢乐,怀念曾经的人和事。每当思念他们,我就会来到这里,呆望着现在已经穿上“新装”的老宅。我爱这里,因为曾经是我的家,这里还有我儿时的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