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1月13日 星期一

十五库变奏曲

曾经我的“初恋” 如今的不夜城

2020-01-13






  昔日的大连港“十五库”。


  文/蔡胜利(大连港退休干部)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周六下午,女儿来电说晚上要带我们老两口去大港十五库吃晚饭,并观赏一下码头夜景。自打听说老港区移地,这栋百年老库已改造成大连市夜生活的又一去处。到底是个啥模样,还是眼见为实吧。

  魂牵梦绕的“初恋”

  “十五库”,一直是我魂牵梦绕的地方。“十五库”,几十年来一直是装卸“上海”班轮杂货的四层楼仓库。“十五库”,那可是我的“初恋”啊。当年我18岁入港,风华正茂,血气方刚之时。无论是鸡鸣晓月的清晨,还是月华泻地的夜晚;无论是骄阳似火的盛夏,还是寒风刺骨的严冬,她都会站在那里,迎送我进出七号门岗。

  记忆中,繁忙的大连港,昼夜车水马龙,热火朝天,靠离码头的轮船汽笛声、船舶甲板上“温车”作业的“嘎啦嘎啦”的船吊声、岸边上流动机械的喇叭声……汇成一部码头工人装卸作业的交响曲。码头工人们就是这样年复一年地送走了晚霞,迎来了黎明。

  码头上那粗悍的系缆桩、浑实的靠帮木、门吊、柴油吊、万能机、穿梭在岸边上的蒸汽机车和车箱……记录着大港人走过的路,如今她们已带着时代的印迹,存入港史博物馆。东区、西区、港桥、风筛楼、十五库……这些标志性的单位和建筑,已成为老码头工人永久的记忆。十五库南侧,装卸工人从火车车箱里昼夜卸着生铁的“当当”声;十五库北侧,五区、六区靠泊的上海客货班轮上,客人们上下船的热闹场景也永远封存在老码头人的记忆中。

  十五库,可谓是大连港的一张资深的名片。

  门卫找不到了

  当车缓缓地停在十五库东面的停车场后,我惊奇地发现,什么时候大连港也让你们随便出入啦?七号门呢?门卫哪去啦……女儿看出了我的疑惑,说大连港老早就拆掉围墙,向全市开放啦,你们那时的卡子门、围墙、栅栏已成为港史啦。我真的有些不解。我在车上还计划着怎么能让孩子的车进港,找个什么理由跟门岗说,这可真是“计划没有变化快”。

  夜幕降临,当我和老伴坐在十五库二楼的咖啡厅里,吃着不大习惯的西餐,周围弥漫着萨克斯演奏的叫不出名字的爵士音乐,那优美的旋律,若近若离,舒缓浪漫。

  大连港,它历经百年风雨的洗礼,它伴随着共和国成长的脚步,它见证了伟大祖国改革开放四十年的历程。它曾站在祖国对外开放的最前沿,同全国人民一起高唱过《春天的故事》。

  伟大祖国日新月异,蒸蒸日上。当“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建设东北亚国际航运中心”的号角吹响的时候,老港区已光荣地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现已在大连湾、大窑湾、太平湾安营扎寨,重振港威,开始新的征程。老港区“腾笼换鸟”,大港人把百年来老码头工人挥洒青春和汗水的地方,毫不保留地奉献给了全市人民,如今已成为大连市民开辟新生活的场所。

  看今朝,东港商贸圈、国际会议中心、东港音乐喷泉、富力希尔顿国际酒店、水城别墅群、游艇码头、通往海之韵公园的海边木栅栏人行步道……无不向人们展示出大连人对未来美好生活的追求和向往。

  “十五库”,是不夜的城,迷人的城。

  当我们走出餐厅,习习的海风夹杂着淡淡的海水味道,氤氲在这夜色里,那么的熟悉,那么的亲切。这是在告诉我,它还是我爱恋的“十五库”,但已经发生了沧桑巨变。

  “在爱里,在情里。痛苦幸福我呼唤着你。你就是我,我就是你,是血是肉我凝聚着你。晨曦中你拔地而起,我就在你的形象里……”

  此时,《共和国之恋》这首歌在我心底泛起,这不正是我们老大港人的心声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