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1月13日 星期一

“陆军医院”修建三年过程中,很多劳工被残害致死

我的两位哥哥都被抓去当了劳工

2020-01-13


  88岁的李传明是这段历史的见证者。


  1942年10月,日本殖民当局在金州龙王庙一带强占民田,名为修建“陆军医院”,实为建立细菌武器试验场。在修建过程中,他们抓去大量劳工。

  今年88岁的李传明是这段历史的见证者。他的两位哥哥:大哥李传江18岁,二哥李传良17岁,在当年也被抓去当了劳工。

  李传明向记者讲述了在凄风苦雨岁月中的这段悲惨往事。

  两位兄长被抓劳工后,父母烧了一捆纸

  整个“陆军医院”占地1500余亩地,工程浩繁,施工复杂。在历时三年的修建过程中,很多劳工被残害致死。这里的一砖一瓦一砂一石无不记录着这些亡魂的深仇大恨。

  开工之前,日本殖民者除了在当地招骗部分劳工外,还派工头到关内和东北招骗劳工。我所居住的九里村距龙王庙约三四里,曾亲眼目睹本村长工刘七,被九里村汉奸村长给抓去当劳工的,后来又有几十人被抓去当劳工,其中包括我的两个哥哥:大哥李传江18岁,二哥李传良才17岁。

  在那段地狱般的岁月里,惨事连连发生,总是祸不单行:我的三个弟妹饿死在同一年,我家里的两个壮劳力——大哥和二哥被日本人抓了当劳工。

  在那年月,如果被抓当了劳工几乎等于去送死,基本没有生还的可能。大哥、二哥被抓的那天,父母哭得死去活来,但谁也不敢阻拦。因为村里发生过抓劳工不去,结果家长被抓去坐大牢,最终被迫害致死的惨剧。

  两个哥哥被抓劳工走后,我的父母朝着孩子被拖走的方向烧了一捆纸,在他们心目中,两个儿子再也不能回来了。    

  后来发生了两件事,让家里人也彻底绝望了。

  第一件事是同村一名劳工实在熬不住了,偷偷跑回家,他向村里人讲述了被抓劳工所遭受的虐待,就是打死他也不回去了。结果第二天,日本人就把他抓了起来,最后放了四条狼狗活活地把他咬死。

  第二件事是我亲眼看到的,那年我偷偷跑到了一劳工工地去找哥哥,结果没找到哥哥,却目睹了一幕幕惨绝人性的情景。

  由于劳动强度过大,又吃不饱饭,很多劳工身子被累垮,他们有的一边吐血,一边扛大石头,扛不动的劳工就要挨鞭子,我还亲眼看到有两名爬不动的劳工被日本兵拖走,然后被活埋了。哥哥没找到,我扫兴地回家了。

  1945年8月,小日本投降了,两个哥哥瘦得皮包骨幸存下来。

  新中国成立后,我的大哥李传江曾经是金州区先进工作者,在2009年因车祸去世,我的二哥李传良也参加过抗美援朝战争,荣立过三等功,曾连续六年被评为大连市劳模,如今还健在,今年91岁。我们哥仨都是老共产党员,我入党最早,70年了,是党组长。

  劳工们遭受着非人折磨

  被抓来建“陆军医院”的劳工落入这座法西斯魔窟,便失去人身自由,与世隔绝,九死一生。工地四周架铁丝网,岗哨林立,日本兵持抢挂着洋刀,牵着狼狗在劳工中监视,稍有不如意,他们便放出狼狗撕咬或毒打劳工。

  工程所用泥沙、石料全部用劳工肩挑手提搬运。劳工每天鸡叫出工月出下工,像牛马一样,一日干16小时的活;劳工吃的是发霉的橡子面,披的是麻袋片,睡在阴暗潮湿的马架子窝棚里。许多劳工染上了严重疾病。

  惨无人道的日军竟对尚未断气的劳工进行活埋。有一次我在村外挖野菜时,见一个日本兵押着两个劳工抬着一个劳工向荒野走去。被抬的劳工在破席筒里一边挣扎一边呼喊:“我没有病!我没有死!……”走了不远,这个劳工就被活埋了。

  劳工们遭受的不仅有惨无人道的肉体折磨,还有令人难以忍受的饥饿。

  我就亲眼看见两个劳工在龙王庙海岸抬沙子,饿得实在受不了,就把飘在岸边的一摊艇鲅(河豚)鱼籽烧吃了,听说没过多久这两个劳工便毒发身亡了。

  某年秋天,附近的农民在收割玉米时,发现地里有一具已经腐烂了的劳工尸体,旁边还有一穗啃了一半发了霉的玉米棒。

  1944年春,有两个劳工实在忍受不了日军的折磨逃到了我们九里村小东山披上,结果被抓住,就地活埋。有一名劳工为了活命,当天晚上逃出虎口,投奔了本村农户麻振林家干了三天活后,又被日本鬼子发现抓去,活活地被狼狗咬死。

  金县“万人坑”成侵略铁证

  日本建立细菌武器试验场给当地万名劳工带来了深重灾难。

  1945年8月,日本投降后,我们九里村群众在劳工殉难的地方挖出了两具劳工尸骨,为了纪念死者,还树立了一块“劳工纪念碑”。

  仅在龙王庙“陆军医院”一处,就有很多劳工被残害致死。同期,日本侵略者还在金县的侯家屯、老爷庙修建军用机场,在杨家修建军工厂,也害死了数千名劳工。

  劳工死后,大多暴尸荒野,直到解放前夕,龙王庙一带的山沟里仍可见到累累白骨,它是日本侵略者残害中国人民的铁证。

  1972年,金县人民在龙王庙的层层白骨堆上修建了一座“阶级教育纪念馆”。

  大连市人民政府在2002年公布该“陆军医院(实为细菌试验工厂)”为大连市第一批重点保护建筑,以此牢记日本帝国主义侵华罪证,警示后人。    

  文/李传明(大连市军队离休退休干部第一服务管理中心)  

  图由被采访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