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1月13日 星期一

大连画家阎永生和他的艺术人生

46年前,他的作品上了《人民日报》

2020-01-13


  阎永生绘制的年画。



  《团结起来,争取更大的胜利!》1974年上过《人民日报》。

  文/本报记者 邵美景 图由受访者提供

  在集市上、地摊上的年货堆里,总能看到琳琅满目的各种年画,分外抢眼,这似乎提醒你,年就要到了。提到年画,就不能不提到大连市著名年画作家阎永生。

  阎永生年轻时候曾在甘井子区文化馆当美术老师,一面教学,一面创作宣传画和年画,用彩色的画笔歌颂了家乡的日新月异和人民的多彩生活。不久前,记者采访了他。

  奇!

  小学作品被送到东欧巡展

  说起自己的艺术人生,阎永生侃侃而谈。

  他说:“我画画从上学前就开始了,那时候我家里有一盒彩色铅笔,特别好的笔,还有一摞子铅笔素描纸,也是非常好的纸。听说是我叔叔当年留下的,他学过画画,但我却从没见过叔叔。小孩子总会好奇,没事儿的时候,我就用这个铅笔在素描纸上画画,照着家里的书画,画来画去越画越有兴趣,一直把那厚厚的一摞纸全画完了。我自己总结,我在画画上还是有一定天分的。

  后来上学,我在实验小学,其他学校都教简单的乐谱,但实验小学教五线谱;画画,其他小学都是教儿童画,但我们小学教素描。我在实验小学的时候,学校组织去星海公园游玩,同学们在游泳,我在写生,画海边的岛礁,画游泳的人,就这样画出了我的第一幅画《一个海边的公园》。老师看了后说挺好,当时正好全国有儿童画比赛,这幅画就被收入当年出版的画集《来自中国小朋友的画》,当时是1955年,这个画集还被送到东欧国家巡展,还给了几块钱。

  后来上中学,我上的15中,老师在介绍15中时说,学校有悠久的美术历史,好多学生都参加过全国美展。当时15中也有很好的美术氛围,也教素描画,这样就把我小学和初中的美术教育很好地衔接起来了。”

  暖!

  第一笔稿费给爱人买了一块表

  阎永生佳作频出,获奖无数。每一幅作品都有背后的故事。

  30多年前,他创作宣传画《让我读书吧》入展1989年第七届全国美术展。

  阎永生回忆说,30多年前,有农民进城做小买卖,拖家带口的,他们的小孩儿不念书,跟着爹妈摆地摊。当时有媒体刊登了这种现象,谴责小孩儿的父母不让孩子念书。我看了这些报道,心中很不平静。

  一天夜里做梦,我梦到一个小孩儿紧紧地抱着书包,哭着喊着就想念书。半夜醒了,给俺老婆吓了一跳,问我咋了,我说没事儿。我就下床找了半张小纸儿,画了一个小孩儿抱着书包的画。早上起来之后,我就把这事儿给忘了。后来又想起来了,就又画了一张A4纸大小的一张小画,送到市艺术馆,艺术馆老师说,行了,你参加全国美展就画这个。这张画后来送去全国美展参评,得到全票通过。作品在1989年的七届全国美展展出。当时大连市委一位领导看到我的画,感动得哭了。那时大连也有小孩儿不念书,后来市委下令,一定要想办法解决进城务工农民的孩子的上学问题。

  他的另一幅作品《团结起来,争取更大的胜利!》刊登在1974年9月30日的《人民日报》上,“我当时的心情,那种自豪感真的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后来这幅画挂在中国美术馆正门里面。当时是1974年,建国25周年,这幅画被全国各大媒体陆续刊登,我家现在还有当时媒体寄来的样本。”

  画了这么多画,就一张画挣过稿费,那就是他在1983年画的年画《水晶花开》,当时挣了160块钱,阎永生说:“我给我老伴买了块手表,老伴从结婚也没戴块手表,这是她戴的第一块手表。”

  淡!

  乐于助人不为钱

  阎永生从甘井子区文化局退休以后,在老干部大学里找到了家,练书法、学葫芦丝,一晃又是十多年。有老伴和女儿的全力支持,总想以己所长做点有益的事,应朋友所求,阎永生在街道、社区免费教大家写“连笔字”、吹葫芦丝,还自编教材、手抄谱本,深得大家好评。每年春节他都下街道义务为百姓写对联,“赠人玫瑰,手有余香”的感觉让他觉得很幸福!

  阎永生说:“我学了十年葫芦丝,我最值得骄傲的是自己抄的歌谱,这个手抄歌谱本被很多人珍藏,还有人想给我的歌谱筹建个展览。这个歌谱上下集一百多首歌,我画得很仔细,我这个歌谱上的字,有红色圆珠笔,有蓝色圆珠笔,有1.0粗细的笔,有0.35粗细的笔,有0.5粗细的笔,我为了抄一个歌谱,要用五六种笔,里面有书法,还有绘画、插图。一起画画的伙伴们说,你把这个歌谱当活儿干了,问我挣不挣俩儿钱,我说挣什么钱。”

  巧!

  妹妹的同学成了媳妇

  77岁的阎永生和老伴朱桂林结婚48年,先苦后甜,千言万语。

  阎永生说:“我的家庭出身不好,一直没找到对象。我妈临去世时把我妹托付给养母。我妹下乡后,就由我去照顾养母,住在她家。她像对待亲儿子一样对我,看我年龄越来越大,发誓一定要给我找个对象,当时我都快三十岁了。”

  后来养母的亲戚帮阎永生介绍了一个女青年,并先去看了看,回来阎永生问怎么样,亲戚就说了一句:会过日子。阎永生说,会过日子什么意思?是单眼皮还是双眼皮?后来阎永生的妹妹知道了这事就说:“哥你不用看了,我都知道,俺俩一班同学。后来我找个机会上她家去看了一下,人长得挺好的,各方面也都挺好的。”

  妹妹的这位同学就是朱桂林。48年的婚姻生活,冷暖人生,两人一路相携。

  几年前在社区举办的春节联欢会上,阎永生老两口缓步走上T台,面对老伴,他生平第一次喊出“我爱你!”三个字,不由得老泪纵横。

  最近,当接过甘井子区委领导颁发的“最美阳光老人”奖杯时,阎永生最想说的一句话是:“这个奖杯有我老伴的一半!我们很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