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1月04日 星期一

李四光一家两代三院士

2019-11-04


  今年是李四光诞辰130周年。李四光一生都在致力于为祖国找“油”和“铀”,为摘除贫油帽子,为原子弹和氢弹的研制成功作出了突出贡献。在他的影响和感召下,他的女儿和女婿也走上了科技报国之路。

  李四光

  既找油又找铀,

  为中国工业和国防建设“造血”

  1889年,李四光出生在湖北省黄冈县农村,5岁那年,甲午海战的惨败成为整个民族心中的伤痛,也让李四光在少年时代就有了学习造船的理想。1907年,李四光考入大阪高等工业学校,选学“舶用机关”。1913年,李四光再次踏上求学之路,在英国伯明翰大学,选择了采矿专业。但一年后,他决定改学地质专业,因为只有学了地质才能知道矿产在哪儿。从学造船到学采矿,再转学地质,李四光“三级跳”的背后,原因只有一个:国家需要。

  1952 年8月地质部成立,李四光出任首任部长。百废待兴的中国急需发展工业,但是1949年中国原油产量只有12万吨。此前,美孚公司等国际机构都曾在中国寻找石油,但都一无所获。但李四光认为:我们地底下的石油储量是很大的。1959年9月26日,无数人的目光聚焦在黑龙江省松基3号探井。6年求索,终于等到了工业油流的喷出。从这里开始,激情洋溢的石油大会战被点燃,大庆油田得以诞生,中国贫油的帽子被摘除。

  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发展原子能事业建设国防的年代,李四光为寻找关键原料——铀元素发挥了重要作用。他运用地质力学理论,通过自己从英国带回的一台伽马仪,指导“找铀队伍”发现一系列铀矿床,为中国原子弹和氢弹的研制成功作出了突出贡献。

  女儿李林

  为回国等不及拿毕业证

  因国家需要三次改行

  李林是李四光的独生女儿,1946年,她留学英国,就读父亲的母校伯明翰大学。在父亲的影响下,李林开始涉足金属物理。拿到硕士学位后,李林在剑桥大学继续攻读博士学位。

  受父亲的影响,李林在博士论文答辩的第二天,连学位证书都没来得及拿,就急忙踏上了回国的旅途,要急于报效祖国。她的博士证书是在三十年后的1981年,由剑桥大学的一支代表团给她带回来的。

  李林原本学的专业是金相学和电子显微镜,但国家建设需要钢铁,李林就被派到中科院上海冶金所研制“球墨铸铁”;国家发展原子能事业,李林又被调入核工业部从事核材料的研究。她参加了中国第一个“反应堆”实验、第一颗原子弹引爆材料工作试验、第一艘核潜艇材料试验,为祖国的原子能工业作出了贡献。55岁时,李林第三次服从国家需要,转去研发超导材料。每一次换专业,对李林来说都意味着重新学起。

  女婿邹承鲁

  用8年时间成功实现

  “人工合成牛胰岛素”

  邹承鲁是李林的丈夫,他们相识于剑桥校园。1946年,邹承鲁在招考庚子赔款公费出国留学生的考试中,以第一名的成绩得到了赴剑桥大学留学的机会,直接攻读博士学位。1949年8月25日,李四光为李林和邹承鲁主持了婚礼。在李四光冲破阻挠回国后,追随李四光的步伐,1951年拿到博士学位的邹承鲁等不及妻子李林拿到博士学位,便马上回国,开始了中国酶学研究的奠基工作。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邹承鲁和团队用了8年时间成功实现了“人工合成牛胰岛素”,这是世界上第一个人工合成的蛋白质。作为近代中国生物化学的奠基人之一,邹承鲁在生物化学领域作出了许多具有重大意义的开创性工作。    

  一门两代三院士

  科技报国痴心不改

  1971年4月24日,李四光住进北京医院。他叮嘱秘书带一份全国地图到病房,他仍想要争分夺秒继续自己的研究。5天后,他因动脉瘤破裂而去世。

  继1955年李四光被选聘为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院士)之后,1980年,邹承鲁和李林同时当选中国科学院院士,创造了一门两代三院士且都是全国政协委员的佳话。

  在为国家解决战略需求的岁月,李林和邹承鲁各自投入到紧张的工作中,他们曾两地分居十多年。回首走过的科学之路,李林曾经感慨:风华正茂时,我们两地分居;再聚首时,已是两鬓斑白。

  文图据《央视新闻》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