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5月16日 星期四

标题导航

第A01版:首版
限飞
大连的血液中流淌着梦想和希望饱含着青春和活力
期待一朵花开的声音
128秒急速营救
想参加达沃斯快来扫码答题
“足球大连”网络频道今日上线大连晚报业余足球专版“足球倾城”同日推出
大商集团积极筹办第二届中国进口商品博览会
推动大连水生态环境持续改善
罚“高考移民”易撼“高考工厂”难
第A02版:今日要闻
共同创造亚洲文明和世界文明的美好未来
亚洲文明对话大会
第A03版:今日要闻·时政大连
5月槐花香 中外宾朋齐聚大连
赏槐会
除了无人机这些飞行器也不能用
碘缺乏
徒步线路山林茂密不要抽烟
第A04版:今日要闻·时政新闻
在建设“两先区”新征程上书写人生华章
扎实做好河流管理保护工作 推动我市水生态环境持续改善
我市召开农村人居环境整治工作推进会议
第A05版:大连集团
大商集团
第A06版:大商集团
大连集团
第A07版:今日要闻·新闻聚焦
罚“高考移民”易撼“高考工厂”难
大连物业管理条例都有哪些创新突破?
第A08版:今日要闻·新闻聚焦
“足球大连”网络频道今日正式上线
护士节宣誓仪式上的“急速营救” 央视多栏目聚焦大连这一幕
第A09版:滨城扫描
这些坑人的传销组织被查了!
第A10版:舆情指数·新闻大连
想要参加达沃斯?机会来了!快来扫码答题
第A11版:特别策划
大商集团
第A12版:特别策划
交电公司
第A13版:足球倾城
本报今日推出业余足球版面《足球倾城》
让这座城的“足球名片”再次闪亮!
第A14版:足球倾城
打虎亲兄弟,上阵还看好邻居!
大连汇达向奕队勇夺桂冠
2023年亚洲杯花落中国
第A15版:文体矩阵·娱乐同期声
破冰行动真实还原中国特大毒案
原型蔡东家已被执行死刑
第A16版:实用新闻
■开奖公告■
■今日奖池■
空气质量预报
多云要小住,天气略湿凉
今日海浪水温潮汐预报
仙境
掘金双色球
大奖进了一家门,奶奶孙女同期双中13万
第B01版:新闻朋友圈
他们想成为明星最后只能当“影子”
第B03版:夕阳红
退休会计种牙记:种牙就选性价比高的
第B04版:生态周刊
扬尘数值如“冒头”监管者手机即报警
时刻监控扬尘每月通报工地“红黑榜”
4月份扬尘管理效果:高新园区好,中山区差
后20名被列入扬尘管控黑榜名单
部分工地内监控设备丢失毁损
第B05版:广告
广告
第B06版:广告
广告
第B07版:广告
广告
第B08版:广告
广告

他们想成为明星最后只能当“影子”

2019-05-16


  王志建、郭标在拍摄现场。资料图

  在片场,替身演员们几乎没有姓名。大家都被称为:“某某的文替”、“某某的武替”、“某某的手替”。对于替身演员们来说,高光时刻也不多,至多是被导演表扬一句:“某某的替身演得不错”。他们想成为明星,最后却成了明星的“影子”。

  A

  一个镜头,九碗面条

  王志建衣着单薄,端着一碗白水煮面,等着自己的第一场戏开拍。2016年底他开始追求演员梦,这场“饭替”的戏是他去横店以后接到的第一份工作。

  领队招演员的时候,王志建鼓着劲儿往前冲,终于得到了这个机会。但在戏演完以后他才明白,为什么一起来的替身前辈,没凑这个热闹。所谓“饭替”,就是代替演员拍摄一些吃饭的镜头,因为没人知道要拍多少条,吃多少东西。

  王志建替演的是一个被救济的灾民,头发蓬乱,穿着破洞的衣服,脸上、手上都抹着黑土。他手里拿着个旧碗,已经不知道被用了多少次,碗沿都是破损的,碗里盛着没有味道的白水面。导演一声令下,王志建一抓一把面条塞到嘴里,就着黑土大口大口下咽。

  第一碗的时候,他热情满满,“自己终于接到戏了,要好好表现。”第五碗的时候,肚子已经开始发涨,咽不下去。吃到第八碗,他开始担心,“说好的可能会有特写镜头,摄像机怎么还没扫过来?”第九碗结束,导演终于喊了“cut”。

  当了一天“饭替”,王志建挣了70元钱,但一个特写镜头都没等到,他心里有点空落落的。后来他才听行里的前辈们说,这种戏一般不接,受罪还没多少钱。即使接了,也可以不用全部吃完的,做做样子没人会在意。“可在片场,不会有人特地来和替身说这些”。

  身高1.68米,长得不好看,各方面都不行,王志建自称是这个圈里条件很差的人。在这个行业的前两年,饭替、刀替、马替是他常接的戏。

  十几岁离开家乡陕西,奔波全国各地打工。王志建之前的工作是在餐厅做厨师。他辗转兰州、北京两地,在十几家饭店干过,最后带着全部积蓄来了横店。做厨师期间,他练就了一手好刀工,“刀替”理所当然成为他谋生的渠道之一。片场需要展示切菜特写的活儿,他都接。拍戏的时候,镜头聚焦在他的手部,跟着他的手起刀落移动。成片后,他的手就成了主角的一部分。 

  王志建租住的出租屋里,摆放着他与何炅的合照,这是2018年他最为光荣的时刻——以替身演员的身份被邀请录制了《快乐大本营》。

  B

  “出错了,挨骂的一定是我”

  曹慧琳长了一张圆圆的娃娃脸,长发及腰。2017年3月份开始做演员,“替身”是在没有其他戏拍时才会接的活。

  替过的戏太多了,女扮男装,贴胡子,前后跑一下,做个动作反应。哪一场戏印象深刻?哪一场戏最感动?这些问题对于她来说都太难回答,曹慧琳说自己就是一场戏中的一小块布景,被拉来拉去,到底有什么意义她也不知道。有时候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替的角色是谁演的,走个过场就结束了。

  大部分时候,曹慧琳接的都是文替——替演员与其他角色对戏。拿到要和主演对戏的剧本,她从前一晚就开始背,对着镜子,在出租屋里,一遍遍练习,梦里都是自己在演戏。

  忐忑紧张地在现场等着,等了一天最后可能什么都不会发生。“替身就是备用在那儿,正身来了,或者其他原因,不用就不用了,让你走就走。”最夸张的一场,她一早五点多到了片场,带妆以后等到凌晨,却接到通知不拍了。

  曹慧琳最担心和主演搭戏出岔子,要谨防自己出错,“出错了,挨骂的一定是我。在片场,几乎谁都可以骂我们几句。”

  曹慧琳时常陷入矛盾,“感觉有时候自己像是被洗脑了一样,很魔性。总是说我努力,我一定可以。”但她心里又清楚,这不是个光靠努力就可以收获的地方。可是每次想要放弃的时候,她看到角色演员、看到大明星们前呼后拥,就会觉得自己也要继续往上爬。

  C

  幸运成为刘佩琦的“专替”

  37岁的郭标是刘佩琦的“专替”,他俩确实长得有些像,都是细长脸,消瘦身材。

  “这些老戏骨们戏比天大,他们真是吃这碗饭的。”郭标说,老演员们大多数时候不会用替身,只是在分几个组赶拍摄进度的时候,有时需要替身完成一些侧身、远景之类的镜头。而且老演员们行事低调,拍戏最多只带两个助理,除了正式开拍的时候较真,大部分时候都没有架子。

  刚入行的时候,郭标也会有些期待,想着成个明星,但现在分的很清。他和演员们私下接触也不多,“他们是他们,我是我,人家是老戏骨,我就是一个上班族,不一样。”

  郭标很坦然地接受自己目前的工作,他觉得自己是幸运的。做刘佩琦的替身也是因为长得有几分相似,得到了在《白鹿原》中表演的机会。专替工资较为可观,跟组一个月能拿到万把块。

  做替身五六年来,那些曾经有点不适应的地方都能接受了。他讲起有一场替刘佩琦的戏,他要躺在海边岩石中,演屁股中弹。裤子上开着一个洞,他要撅着屁股,把肉露出来。他边讲边笑,“那应该算是腚替吧。”

  生计对于郭标来说其实不是问题,他在浙江和重庆两地都有饭馆。选择继续做演员,郭标觉得自己就是习惯了,像是一个上班族,隔一段时间去经历一下不同的人生。

  见证

  那些“潜规则”

  落差、羡慕是很多刚到横店的人的常态。王志建初到横店的时候,就曾羡慕过一个顶级流量明星——拥有8个替身,拍戏一周只来一次,钱一分不少拿。这是一部古装玄幻剧,从弹琴、武打,再到文戏,男明星都有不同的替身。8个打扮的一模一样的替身,在现场走来走去。

  还有一部戏的女一号因为档期问题,最后四五天的戏都没时间拍,正脸的戏也全部都由替身完成。副导演告诉王志建,这些都不是问题,在酒店弄个绿布,补拍一下,最后电脑合成,把替身换掉便可。

  郭标也见过圈子里不少“潜规则”,有的人给领队经纪人转账,几百、上千不等,后面跟着一句,“哥,孝敬你的”。到了导演层面,就更不一样了。郭标说还有一类事情太常见,九十点钟以请吃饭的名义约女演员出来,“这种时候哪会有人吃饭,但能不能演到戏,很多时候都得靠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