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2月12日 星期二

标题导航

第A01版:首版
342人今天开始报名
全力以赴实现一季度“开门红”
第1个大连自贸片区出台全国自贸区首个国资国企改革实施方案
开门炮少了吗?
刘慈欣给了《流浪地球》灵魂
第1天新春首个工作日各区市县拿出系列优化营商环境实策
超级工程
三十五中校长王东
宽窄深浅却事在人为
初二晚上,30多人找寻走失八旬老人
翟天临你的学术论文在哪
无标题
第A02版:今日要闻
开门炮,又比往年少了一点
“让人放心”,这四个字所释放的能量
第A03版:今日要闻·新闻聚焦
大连湾海底隧道工程有了新进展
代沟永远横在那儿 宽窄深浅却事在人为
第A04版:今日要闻·时政大连
全力以赴实现一季度“开门红”
以高质量服务助推高质量发展
市慈善总会接收首笔善款8.3万余元
第A05版:今日要闻·专题新闻
十家零售大咖企业13天卖了3亿多
向希望工程献爱心这种“拜年”挺特别
把曾经的薄弱校管得让大家竖大拇指
第A06版:今日要闻·上班第一天
出入境业务办理“意外”迎来小高峰
各区市新春首个工作日拿出优化营商环境实策
第A07版:滨城发生
谣言被炒冷饭勿听勿信勿传
情暖海滩鸭鸥共舞
沙区法院集中执行劳动者拿回血汗钱
大年初二晚上30多位救援队员找寻走失八旬老人
第A08版:舆情指数·诊室新闻
鞭炮炸伤的少了烧伤烫伤的多了
怎么一过了春节患带状疱疹的就多
2岁男童误吞硬币一周没有排出
5岁宝宝爱吃肉 眼皮长出两粒“豆”
第A09版:舆情指数·时政新闻
提出6个方面18条具体措施
利剑出鞘展锋芒
第A10版:娱乐同期声
翟天临遭“学术打假”
春节档电影资源集体泄露携资源“拜年”可能违法
“大侦探波洛”阿尔伯特·芬尼病逝生前曾五度提名奥斯卡
数一数娱乐圈真学霸有哪些?
第A11版:文体矩阵·体坛风云
康熙来了!他会建立“康熙王朝”吗?
“中国杯”参赛队确定
个个都不白给,三大韩国前国脚领衔
周琦领衔中国男篮最新名单
短消息
昨日战报
直播赛事
快来瞅瞅,这位博阿滕是何许人也?
第A12版:朋友圈
有种爱叫“把全世界塞进后备箱”
广告
第A13版:发现大连
郑孝胥旧居:记录一代“权臣”的人生印记
姐姐的皮筋
第A15版:广告
广告
第A16版:新闻朋友圈·实用新闻
空气质量预报
今日海浪水温潮汐预报
旭日东升
国内部分城市天气预报
双色球送出13注647万 我市喜中1注二等奖
今日有飘雪 气温重回低位

郑孝胥旧居:记录一代“权臣”的人生印记

2019-02-12



  郑孝胥

  文 本报记者 魏东平 图为资料图

  

  郑孝胥旧居?是哪栋楼?在过往的半个多世纪里,这栋楼的原始主人,早已被遗忘得不留痕迹。

  即便是在今天,这栋日式的二层小楼,形制也丝毫不逊色于新开发的小区别墅。沿文化街北行,进入八七疗养院南门,踩着洁净的青石板路走不多远,便到了“郑孝胥楼”。

  它现在的编号是18号楼,在老人们的记忆里,这里实在也没有什么名人来住过。毕竟,在“八七”风格各样的别墅群落里,它显得极为普通。“而且靠近道边,除了夏季,室内会感觉阴冷。除非到了疗养院的接待旺季,一般来说,平常是不住人的。”“八七”的老领导回忆说。

  如今,小楼的屋檐已经老旧。在1999年装修过一次,墙的外立面是那时重挂的,更换了门窗,但内部的格局仍被保留了下来。

  小楼走过90多年历史

  据说,这栋小楼建于1925年,据今已经有90余年的历史了。小楼门口的几级台阶早已有了历史的印记。拾级而上,门楼里一扇别致的小窗上镶嵌着七彩的玻璃,“据说当年是从德国进口的”,至今保存完好。

  门厅里,一条绛紫色的木扶梯通向二楼,“建筑面积297平方米,楼上三间,是卧室和洗手间。”楼下5间,靠东侧的卧房内,有一座小小的壁炉,如今已经被封死,或许这里曾是主人的书房。西侧是一间宽敞的客厅,圆弧形的阳台里有一扇小门直通院落,小门外的石阶上围着锈迹斑斑的粗大铁链。在玉兰、圆柏、紫檀等古树的掩映里,小楼显得格外静谧。“最名贵的要数红豆杉。”据介绍,它是唯一适合在室内栽种的树种,24小时释放氧气。近年来,红豆杉在国际市场的身价看涨,像这样百年的老树,一株可以卖到上百万元人民币。

  小院当中有一个造型雅致的水泥池,料想当年放养着金鱼或者锦鲤。而小楼的原始主人或仰坐在书房的壁炉前,或徘徊于池边,凝望着鱼儿游来游去,充足的氧离子并没有让他浑浑噩噩的头脑有些许清醒,他以文人固有的迂腐和蹩脚政治家的愚蠢,虚构着借助外力还政于清的“复国”谬论,欺骗着自己,也欺骗着“逊帝”溥仪。

  “名士”堕进深渊

  那时的郑孝胥已过了古稀之年,而他毕生所积累的“名德”也正沦为一世骂名。

  郑孝胥是福建人,年轻时即崭露头角。1882年,23岁的郑孝胥中福建省乡试解元,曾做李鸿章的幕僚。后东渡日本,担任过清政府驻日使馆书记官,后回国,曾参与戊戌变法。1911年辛亥革命之后,郑孝胥以遗老自居,为清室复辟出谋献策,被溥仪授为总理内务府大臣。上世纪20年代初,郑孝胥开始频繁与日本人接触,1924年,他与日本人密谋,协助溥仪出逃,进入天津日租界。1925年,日本人为了更便于拉拢他和溥仪,在大连为他建了这栋别墅。

  郑孝胥伴随在溥仪左右,出谋划策。那时,溥仪对自己的这个老师也极信任,在溥仪《我的前半生》一书中,关东军这三个字提到的最多,其次就是郑孝胥,《伪满臣俘录》中评价说,在溥仪看来,郑孝胥提出“三共论”,认为列强共管中国将为时不远,势图借助外力来还政于清,溥仪不免大受鼓舞。

  “九一八事变”后,郑孝胥唆使溥仪投靠日本,卖国求荣,当了汉奸。

  据记载,郑孝胥一生中曾来过大连12次,在大连生活了144天。《国贼郑孝胥旅大行事心迹考实》中记载,“此144日,于郑孝胥一生可谓转瞬。实则郑孝胥一生奸名正源于此百余日中。”

  1931年的11月,郑孝胥来到大连,这是他第五次到大连了,对于已经73岁的他来说,大连并不陌生。郑孝胥和平常一样,在市内到哪里从不坐车,都是步行。除了散步、聚餐和写诗以外,就是要坚持每天到旅顺去觐见“逊帝”溥仪。

  1932年3月,伪满洲国成立,郑孝胥出任伪满国务总理兼文教部总长。1935年,日本人见郑孝胥难以驾驭,以其年高“倦勤思退”为名免了他的职位。1938年,郑孝胥怀着牢骚与不满,暴卒于长春,走完了尴尬的一生,不久葬于现在的沈阳市东陵区高坎镇七间房村。

  在清末,郑孝胥的诗词书法名气极大,为诗坛“同光体”倡导者之一,同时代人对其诗颇多赞誉。张之洞称赏郑诗,有“郑苏堪是一把手”之语,有评论说,作为诗人,郑孝胥几乎要领导当时的诗坛,年纪比他大的、官职比他高的人都来向他请教,生前著有《海藏楼诗》和《郑孝胥日记》。作为书法家,他的字字势偏长而苍劲朴茂,开一代书风的先河,为时人追捧,商务印书馆编《辞源》,初版书名就出自郑孝胥之手。清亡后,他曾在上海卖字为生,“年入二万金”,至今“交通银行”仍沿用他的字。

  从著名的政治家、书法家、诗人的辉煌人生,最后蜕变为大汉奸的角色转变,使其沦为历史的罪人,为世人所不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