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1月22日 星期日

标题导航

第A01版:首版
大连天气
大连新冠病毒肺炎疫情最新情况
东北特钢大力开发高效益品种钢市场
小雪 “未”之位
华为(大连)工业互联网创新中心与云服务平台上线
我市关工委和先进个人受表彰
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政治局第二十三次集体学习时重要讲话精神
习近平出席二十国集团领导人第十五次峰会第一阶段会议并发表重要讲话
党的领导是推进全面依法治国的根本保证
我的长江我的家
第A02版:要闻
我的长江我的家
党的领导是推进全面依法治国的根本保证
(上接1版)
勠力战疫 共创未来
第A03版:综合新闻
声 明
黑大线封路延期通告
声明·减资公告
第十六届枫叶国际教育博览会大连站启幕
瓦房店警方开办青年民警“夜校”
辽师音乐文化周暨音乐学院建院30周年系列演出即将举办
迎客路8号院区域排水设施改造工程全面竣工
织就大网格 基层添活力
强强联合共建海上建材运输高速通道
金石滩打造文旅“新航母”
甘井子区将全力打造“枢纽新城”
广告
第A04版:专题
旗 猎
游踪行旅亦有趣
中共大连市委组织部公告
第A05版:国际新闻·体育新闻
第三届亚青会组委会成立
德甲点球判罚创历史同期新高
多特蒙德前锋哈兰德获得2020年金童奖
国际足联年度颁奖典礼将于12月17日举行
卡塔尔世界杯迎来倒计时两周年
国乒提前包揽男女单打冠亚军
联合国秘书长呼吁二十国集团领导人团结合作共克时艰
中国专家学者在联合国有关论坛上呼吁打击仇恨言论
图片新闻
心手相牵 命运相连
不管“五只眼”“十只眼”胆敢损害中国利益小心被戳瞎
第A06版:视觉·鉴赏
新锐势力
第A07版:星海
家养麻雀
门前的树
绳子的故事
我的心在流浪……
书面文心书文结晶
本期艺作
扶摇直上戏剧风
第A08版:融·媒
老地方等你
红色守门人
放心最重要
生活更美好
他乡是我家
孩子不要怕
小雪 “未”之位
等你来敲门
镜头里有你
街头影不单
微笑,是一种力量

家养麻雀

2020-11-22

    / 安如石 /

    早晨起来做饭,见厨窗外护栏上站着一溜儿麻雀,探头探脑往屋里张望,还不停地叽叽喳喳叫着。我知道麻雀又来向我要吃的了。我赶紧抓把它们最爱吃的玉米馇子,准备撒到窗外的木台上,还没等我靠近,麻雀像受到惊吓似的,扑棱棱飞走了。

    麻雀胆小,其生命基因里对人有一种天然的恐惧感,见不得人在眼前。待我做完饭离开窗前,麻雀们纷纷飞来,争先恐后吃起食来。我站在距窗一米开外,身子不动,悄声静气地观察,一群麻雀个个频率极快地叨向木板上的食物,发出啪啪的响声。麻雀警觉性高,不会低着头一个劲儿吃,而是叨个三五下就抬头看看,四下观察,感觉周围没有异常再接着吃。

    有时还能发现麻雀之间一些有趣的事,那天精彩感人的一幕碰巧让我看到了,三只麻雀聚在一起,体型稍大点的那只麻雀,叨几粒馇子,嘴对嘴喂给其中一只,接着又叨几口食喂给另一只……嗬,有点意思,这分明是一家三口,那只雄雀在关爱妻子和孩子。我没有惊动它们,让麻雀一家享受温馨的美好时光。

    人家养鸟养的是八哥、鹦鹉……而我养的是麻雀;人家是笼养在屋内,而我是散养在室外,看得见却摸不着。

    麻雀是人们最常见最普通的一种小鸟。它体长10多厘米,灰不溜秋的毛色不太入眼,叽叽喳喳的叫声不太入耳。因为离人们很近,随时随地能看到它们的身影,听到它们的叫声,为此人们又习惯称麻雀为家雀。可能又因为对它们太熟悉的缘故,人们还常拿麻雀来比喻说事。如在工作方法上,就用“解剖麻雀”形象说明了要运用调查研究的方法,来发现问题、分析问题、解决问题。“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在工作思路上,形容事物存在的共性,任何事情不论大小,都有内在的共性问题,小事不小,小事不可小视,为此在处理事情时,要全面考虑,不可失之偏颇。

    麻雀虽称家雀,离人们又近,可没人能成功在家里养活它们。如此,它们距人们又好像很远。我小时候家在农村,也曾试图喂养过麻雀,未如愿。那是夏季的一天,一只麻雀误飞进屋里,我把它抓住放进纸箱里,拿来小米喂它。麻雀看也不看,紧闭着嘴,一对充满怒气、怨恨的小眼睛紧紧盯着我。姥姥告诉我,家雀气性大,养不活,这样下去它会气死的,赶紧把它放了吧。可我不信,麻雀半眯着眼睛就是不吃食。三天后麻雀死了,抚摸它僵硬的小身体,我难过了一阵子,是我扼杀了它,一种负罪感涌上心头。可我怎么也弄不明白,麻雀怎么这么倔强,宁可饿死也不吃食,人要是饿急眼了,为了活命,树皮草根也会咽下去。小小麻雀比人还顽强,真不可思议。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才懂得,麻雀若失去自然、丧失自由,便会以死为代价来抗争,“不自由,勿宁死”,这恐怕是鸟类家族乃至整个动物界唯独麻雀所特有的性格。

    然而就是这些可叹可赞的小精灵,早些年受到不公正对待,被列为四害之一。此后,麻雀的命运惨不忍睹,人们对它广为捕之、灭之,一时间,麻雀几乎被赶尽杀绝。那时我正在乡间小学读三年级,为完成班级除四害任务,我也打过麻雀,割掉它两只小腿送到学校。在村里我常看到有些人打死麻雀后连尸体也不放过,放火上燎着烤着食其肉。我于心不忍,从未这样做,总是找个地方挖个小坑,把麻雀的尸体埋葬进去。尽管丧生在我手里的麻雀数量不多,如今想起来还挺内疚的。现在每天喂养着一群麻雀算是对它们的一种补偿吧。后来经过科学考证,麻雀尽管有时也吃粮食,但更多的是吃害虫,对人有利,终于得以“平反”。

    在鸟的世界里,麻雀实在是微不足道,它“语不惊人,貌不出众”。但麻雀具有其它鸟所没有的“宁肯失去生命,也不肯失去自由”的品性和骨气。鱼鹰原本是鸟中之翘楚,凶猛刚烈,桀骜不驯。可一旦落入人的手里,为让其驯服,不给吃喝,饿其腹;不让睡眠,熬其体。久之,因受不了煎熬又面临死亡的威胁,便屈服于人,由翱翔蓝天的天之骄子,变为游荡水中的猎鱼之器。在身高体壮的鱼鹰面前,麻雀虽说是弱小的,但内心却是强大的。面对死亡,麻雀坚守的不仅是尊严,更是天性,任何诱惑和威逼都无法使它背叛蓝天和失去自由。

    麻雀可赞,麻雀是鸟家族中的自由之子。

    麻雀可敬,麻雀是动物界里的倔强之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