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1月22日 星期日

标题导航

第A01版:首版
大连天气
大连新冠病毒肺炎疫情最新情况
东北特钢大力开发高效益品种钢市场
小雪 “未”之位
华为(大连)工业互联网创新中心与云服务平台上线
我市关工委和先进个人受表彰
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政治局第二十三次集体学习时重要讲话精神
习近平出席二十国集团领导人第十五次峰会第一阶段会议并发表重要讲话
党的领导是推进全面依法治国的根本保证
我的长江我的家
第A02版:要闻
我的长江我的家
党的领导是推进全面依法治国的根本保证
(上接1版)
勠力战疫 共创未来
第A03版:综合新闻
声 明
黑大线封路延期通告
声明·减资公告
第十六届枫叶国际教育博览会大连站启幕
瓦房店警方开办青年民警“夜校”
辽师音乐文化周暨音乐学院建院30周年系列演出即将举办
迎客路8号院区域排水设施改造工程全面竣工
织就大网格 基层添活力
强强联合共建海上建材运输高速通道
金石滩打造文旅“新航母”
甘井子区将全力打造“枢纽新城”
广告
第A04版:专题
旗 猎
游踪行旅亦有趣
中共大连市委组织部公告
第A05版:国际新闻·体育新闻
第三届亚青会组委会成立
德甲点球判罚创历史同期新高
多特蒙德前锋哈兰德获得2020年金童奖
国际足联年度颁奖典礼将于12月17日举行
卡塔尔世界杯迎来倒计时两周年
国乒提前包揽男女单打冠亚军
联合国秘书长呼吁二十国集团领导人团结合作共克时艰
中国专家学者在联合国有关论坛上呼吁打击仇恨言论
图片新闻
心手相牵 命运相连
不管“五只眼”“十只眼”胆敢损害中国利益小心被戳瞎
第A06版:视觉·鉴赏
新锐势力
第A07版:星海
家养麻雀
门前的树
绳子的故事
我的心在流浪……
书面文心书文结晶
本期艺作
扶摇直上戏剧风
第A08版:融·媒
老地方等你
红色守门人
放心最重要
生活更美好
他乡是我家
孩子不要怕
小雪 “未”之位
等你来敲门
镜头里有你
街头影不单
微笑,是一种力量

游踪行旅亦有趣

2020-11-22

    译林出版社  汪曾祺 著

    纪念汪曾祺诞辰百年经典合集之七,用质朴的语言将自己所走过的北京、香港、昆明等地的所见所闻所想,以独到的审美娓娓道来。

    七十书怀1

    六十岁生日,我曾经写过一首诗:

    冻云欲湿上元灯,

    漠漠春阴柳未青。

    行过玉渊潭畔路,

    去年残叶太分明。

    这不是“自寿”,也没有“书怀”,“即事”而已。六十岁生日那天一早,我按惯例到所居近处的玉渊潭遛了一个弯,所写是即目所见。为什么提到上元灯?因为我的生日是旧历的正月十五。据说我是日落酉时建生,那么正是要“上灯”的时候。沾了元宵节的光,我的生日总不会忘记。但是小时不做生日,到了那天,我总是鼓捣一个很大的、下面安四个轱辘的兔子灯,晚上牵了自制的兔子灯,里面插了蜡烛,在家里厅堂过道里到处跑,有时还要牵到相熟的店铺中去串门。我没有“今天是我的生日”的意识,只是觉得过“灯节”(我们那里把元宵叫作“灯节”)很好玩。十九岁离乡,四方漂泊,过什么生日!后来在北京安家,孩子也大了,家里人对我的生日渐渐重视起来,到了那天,总得“表示”一下。尤其是我的孙女和外孙女,她们对我的生日比别人更为热心,因为那天可以吃蛋糕。六十岁是个整寿。但我觉得无所谓。诗的后两句似乎有些感慨,因为这时“文化大革命”过去不久,容易触景生情,但是究竟有什么感慨,也说不清。那天是阴天,好像要下雪,天气其实是很舒服的,诗的前两句隐隐约约有一点喜悦。总之,并不衰瑟,更没有过一年少一年这样的颓唐的心情。

    一晃,十年过去了,我七十岁了。七十岁生日那天写了一首《七十书怀出律不改》:

    悠悠七十犹耽酒,

    唯觉登山步履迟。

    书画萧萧余宿墨,

    文章淡淡忆儿时。

    也写书评也作序,

    不开风气不为师。

    假我十年闲粥饭,

    未知留得几囊诗。

    这需要加一点注解。

    中国人的平均寿命比以前增高多了。我记得小时候看家里大人和亲戚,过了五十,就是“老太爷”了。我祖父六十岁生日,已经被称为“老寿星”。“人生七十古来稀”,现在七十岁不算稀奇了。不过七十总是个“坎儿”。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别人对我的称呼从“老汪”改成了“汪老”。我并无老大之感。但从去年下半年,我一想我再没有六十几了,不免有一点紧张。我并不太怕死,但是进入七十,总觉得去日苦多,是无可奈何的事。所幸者,身体还好。去年年底,还上了一趟武夷山。武夷山是低山,但总是山。我一度心肌缺氧,一般不登山。这次到了武夷绝顶天游,没有感到心脏有负担。看来我的身体比前几年还要好一些,再工作几年,问题不大。当然,上山比年轻人要慢一些。因此,去年下半年偶尔会有的紧张感消失了。

    我的写字画画本是遣兴自娱而已,偶尔送一两件给熟朋友。后来求字求画者渐多。大概求索者以为这是作家的字画,不同于书家画家之作,悬之室中,别有情趣耳,其实,都是不足观的。我写字画画,不暇研墨,只用墨汁。写完画完,也不洗砚盘色碟,连笔也不涮。下次再写、再画,加一点墨汁。“宿墨”是纪实。今年(一九九〇年)一月十五日,画水仙金鱼,题了两句诗:

    宜入新春未是春,

    残笺宿墨隔年人。

    这幅画的调子是灰的,一望而知用的是宿墨。用宿墨,只是懒,并非追求一种风格。

    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