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6月30日 星期二

标题导航

第A01版:首版
我市能够完成“十三五”能耗“双控”目标任务
今秋起义务教育阶段学校实行“零择校”
大连新冠病毒肺炎疫情最新情况
大连天气
特别党课 郭大姐捐出她的“18年”
用心用情用力做好对口帮扶工作确保高质量全面打赢脱贫攻坚战
导 读
慎终如始抓疫情防控 全力以赴抓经济发展
传达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关于防汛救灾工作重要指示精神 研究部署我省贯彻落实工作
审议《中国共产党军队党的建设条例》和《中国共产党基层组织选举工作条例》
坚持新发展理念勇攀科技新高峰努力打造精品工程更好造福人民
天途有线
第A02版:国内国际新闻
垃圾分类进行时大连行动加速度(五)
中国人民银行大连市中心支行公告
新冠病例超1000万 死亡超50万
5月份国有企业利润环比大幅增长
(上接1版)
公职人员行为监管更加严格社区矫正工作从此有法可依
人民至上 计利天下
图片新闻
第A03版:要闻
中共辽宁省委组织部公告 2020年第50号
回归正常的生活里做到不遗忘
(上接1版)
今年我市计划招募50名“三支一扶”人员
市直机关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和国家机关党的建设工作会议上重要讲话精神推进会召开
(上接1版)
今秋起义务教育阶段学校实行“零择校”
2020海创周集中3天进行146个海归项目云端路演
我市特邀“网红”团队为六盘水特色农产品直播带货
第A04版:特别报道
用好巧劲 鼓足冲劲 铆足韧劲 真抓实劲推动产业聚集与升级 加快高质量发展
坚持产业立区不动摇 产业集群发展求突破让长兴岛成为企业成长的热土
对标对表找差距创新发展再加速
吹响项目建设冲锋号向撑起大连半壁江山目标冲刺
分类信息
第A05版:综合新闻
青丘国
东西南北迹万里
图片新闻
6280万!大连惊爆双色球巨奖
首套“我爱大连”城市文旅微信表情包上线
我市工会为2.7万余名外来务工人员报销“车船票”
个税汇算最后冲刺 快来查询您的申报状态
在职党员进社区垃圾分类我先行
108名党员共过“生日”
全市法院共审结黑恶势力犯罪案件49件436人
第A06版:生活
什么样的伤口需要打破伤风针
开心聚餐同时做好个人防护
今日语录
后疫情时代 艺术能帮我们吗
夏天的味道
我的高考记忆
那些“隐秘的角落”啊跨过去就是阳光普照
第A07版:公益广告
公益广告
第A08版:融·媒
大连市空气质量趋势预报
高校不准强迫毕业生签订就业协议和劳动合同
蚊蝇是否会传播新冠?
拟立法规定家长至少每月联系一次留守儿童
同等条件下优先安排残疾儿童少年入学
如何看房和租房?
租房市场“国家队”入场六百余套国企租赁房源即将推出

东西南北迹万里

2020-06-30


    译林出版社 汪曾祺 著

    纪念汪曾祺诞辰百年经典合辑之一,跟随作者的笔触游历大江南北和各地的名山大川,透过作者的眼睛,感受诗意而又秀丽的风景。

    菏泽游记2

    牡丹是长寿的。菏泽赵楼村南曾有两棵树龄二百多年的脂红牡丹,主干粗如碗口,儿童常爬上去玩耍,被称为“牡丹王”。袁世凯称帝后,曹州镇守使陆朗斋把牡丹王强行买去,栽在河南彰德府袁世凯的公馆里,不久枯死。今年在菏泽开牡丹学术讨论会,安徽的代表说在山里发现一棵牡丹,已经三百多年,每年开花二百余朵,犹无衰老态。但是牡丹的栽培却是不易的。牡丹的繁殖,或分根,或播种,皆可。一棵牡丹,每五年才能分根,结籽常需七年。一个杂交的新品种的栽培需要十五年,成种率为千分之四。看花才十日,栽花十五年,亦云劳矣。

    参观了牡丹园,李集大队的支部书记早就摆好了纸墨笔砚,请写几个字留念,写了四句:

    造化师人意,春秋在畚锸。

    曹州天下奇,红粉黄金甲。

    告别的时候,支书叫我们等一等,说是要送我们一些花,一个小伙子抱来了一抱。带到招待所,养在茶缸里,每间屋里都有几缸花。菏泽的同志说,未开的骨朵可以带到北京,我们便带在吉普车上。不想到了梁山,住了一夜,全都开了,于是一齐捧着送给了梁山招待所的女服务员。正是:菏泽牡丹携不去,且留春色在梁山。

    上梁山

    早发菏泽,经巨野,至郓城小憩。郓城是一个新建的现代城市,老城已经看不出痕迹。城中旧有乌龙院遗址,询之一老人,说是在天主堂的旁边。他说:“您这是问俺咧,问那些小青年,他们都知不道。”按乌龙院当是后人附会,不应信。《水浒传》说宋江讨了阎婆惜,“就在县西巷内,讨了一所楼房,置办些家伙什物,安顿了阎婆惜娘儿两个在那里居住”(《坐楼杀惜》有几分根据),并没有说盖了什么乌龙院。近午,抵梁山县。

    县是一九四九年建置的,因境内有梁山而得名。

    传说中的梁山,很有可能就在这里(听说有人有不同意见)。元高文秀《黑旋风双献功》杂剧云:“寨名水浒,泊号梁山……南通巨野、金乡,北靠青、齐、兖、郓。”按其地望,实颇相似。《双献功》是杂剧,不是信史,但高文秀距南宋不远,不会无缘无故地制造出一个谣言。现在还有一条宽约四尺,相当平整的路,从山脚直通山顶,称为“宋江马道”。这条路是人修的,想来是有人在山上安寨驻扎过。主峰虎头山的山腰有两道石头垒成的寨墙,一为外寨,一为内寨,这显然就是为了防御用的。墙已坍塌,只余下正面的一截了,还有三四尺高。石块皆如斗大。余嘉锡《宋江三十六人考实》引元袁桷过梁山泊诗:“飘飘愧陈人,历历见遗址。流移散空洲,崛强寻故垒”,“故垒”或当即指的是这两道寨墙。想来当初是颇为结实而雄伟的,如袁桷所云,是“崛强”的。山顶有一块平地或云有十五亩,即忠义堂所在。堂址前的一块石头上有旗杆窝,说是插杏黄旗的,小且浅,似不可信。

    梁山不甚高大,山势也不险恶。以我这样的年龄(六十三岁),这样的身体(心脏欠佳),可以一口气走上山顶而不觉得怎么样。这样一座山,能做出那样大的一番事业么?清代的王培荀就说过:“自今视之,山不高大,山外一望平陆”,他怀疑小说“铺张太过”(《乡园忆旧》)。曹玉珂过梁山,也发出过类似疑问,“于是进父老而问之”,对曰“险不在山而在水也”。原来如此!

    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