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12日 星期五

标题导航

第A01版:首版
破解制约居民消费障碍激发消费潜力
上海·大连对口合作工作座谈会在大连召开
久久为功,坚定不移走生态优先绿色发展之路
加强创新领域合作交流 共同创造城市美好未来
聚焦重点拓宽领域 沪连对口合作稳步前行
明确任务书时间表施工图加速推进大连深化改革实践
四十载风起云涌激发振兴新活力
普兰店区莲山街道一生猪养殖场发生非洲猪瘟疫情已得到有效处置
大连天气
第A02版:要闻
加强创新领域合作交流 共同创造城市美好未来
(上接1版)
沪连合作又结硕果:大连市上海商会揭牌
第二届沪连对口合作高端论坛专家声音
我市共收获240个优良天同比增27天
明确任务书时间表施工图 加速推进大连特色改革实践
第A03版: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特别报道
小花生带出一个产业化联合体
“大连造”160公里“复兴号”车头即将开跑
大连公安的发展传承
提升“大连经验”筑就“平安大连”
激发城市活力 滋养惠民厚土
第A04版:综合新闻
金普新区在东北率先开展行政许可标准化
2018年第三季度“大连好人榜”发布
全国A级景区提升培训班在连开班
“中德乳腺、妇科肿瘤联盟”在市中心医院成立
乌洋芋爱心认购潮助力六盘水钟山区脱贫攻坚
英雄纪念公园有了“梦幻跑道”
四十载风起云涌激发振兴新活力
普兰店区莲山街道一生猪养殖场发生非洲猪瘟疫情已得到有效处置
第A05版:体育新闻
中国队在六强赛分组中取得主动
国乒拿下“新生代”对决
大连市展示大会成功举行
致力将女足球员数量翻倍
吴易昺遭逆转遗憾出局
大连市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招标出让公告
电力服务提质 城市发展提速
第A06版:专题
大连好人榜
2018年第三季度“大连好人榜”好人名单
第A07版:汽车时代
瑞虎7新增“FLY”款 轻快上市
MPV也可以很酷 试驾比亚迪宋MAX
大连市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挂牌出让公告
放心!省心!!暖心!!!
广告
分类信息
第A08版:国内新闻
政策定力护航中国经济“稳”和“韧”
一批“颠覆性” 创新科技在成都发布
一颗咖啡豆背后的开放故事
西岗区八一路街道以党建引领构筑基层民生服务样板
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大连监管局公告
债权转让通知书
国贸三十八层
刀兵过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对全球减贫的贡献率超七成
拍卖公告

刀兵过

2018-10-12

    人民文学出版社

    老藤 著

    一部以辽河口绿苇红滩为背景的百年史诗画卷,一部近代以来湿地社会民俗的百科全书。

    两人一前一后回到酪奴堂,王明鹤在脸盆中洗过手,然后一字一句地说:“治中,你不可参与到此事中来,一切按你们规程去办,在子虚一事上要置身事外,切记!”马治中心中热浪翻滚,他知道这是先生在保护自己,身份所定,一旦自己在野龙之事上感情用事,岂不成了通匪之人?他看到先生神情冷静,便点点头,与先生告辞。

    马治中连夜去县里向戚书记汇报野龙的事。戚书记很兴奋,说他已经接到了冷松的报告,能抓住野龙是工作队一大成绩。戚书记说他在九里时就知道玉虚观,他本想早点拿下这个道观,只是没有倒出空儿来,这一回正好可以彻底解决玉虚观的问题,他决定明日一早,亲自带一个班的战士去抓捕野龙。马治中想连夜赶回,被戚书记留住了,说深夜走路不安全,要他明天随剿匪队伍一同去九里。

    住在县政府简陋的招待所里,马治中辗转反侧,无法入睡,戚书记要彻底解决玉虚观的问题,玉虚观要解决什么呢?凌晨,他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土地!九里没有地主,而玉虚观却有几垧地,若是按政策划分,这些庙产够标准了,难道说对玉虚观早有了解的戚书记发现的是这个问题?他感到事情有些复杂,玉虚观就止玉和子虚两人,有这么多地显然不符合政策,戚书记是个信仰坚定的干部,在他的视野里土改不会留死角。

    次日一早,戚书记带着十个战士骑马直奔苇地深处,马治中也随队前往。靠近玉虚观时,有几匹战马不知何故嘶鸣起来,戚书记拔出手枪下了准备战斗的命令。

    这时,玉虚观的山门开了,一身皂袍的止玉迎出来,向来者颔首示意。戚书记厉声问:“野龙在哪里?”止玉问:“什么野龙?”戚书记说:“就是那个叫子虚的道士。”止玉“哦”了一声,平静地说:“子虚去云游了,清晨刚走。”戚书记将手枪插入枪套,转身对马治中道:“这场雨耽误了战机。”一个战士问:“是不是进去搜搜?”戚书记摇摇头:“我们不是傻子,进去搜查岂不是让这位道姑耻笑。”他对马治中道:“你带两个战士留下问问情况,我去九里找王先生。”说完,看了看玉虚观山门的斗拱,转身上马离开了。

    戚书记和王明鹤的见面多少有些不快,因为戚书记怀疑是王明鹤隐藏了尉黑子和野龙。王明鹤端坐在桌前像以往一样不卑不亢,春旺泡了茶,是平常待客的蓬蕽茶。戚书记端起茶碗,喝了两口,抬头看着王明鹤问:“尉黑子跑了可以理解,恐怕随主子去了锦州,惯匪野龙能跑到哪里去呢?整个东北都解放了。”

    王明鹤右手食指中指在桌子上踱着步,故意慢了半拍道:“野龙以前的事我不知晓,我和他打过交道,找他帮忙除掉了占据玉虚观的日本开拓团,保护了九里不被侵占,之后他就到玉虚观当了道士,改名子虚。”戚书记摇摇头:“小先生不知,野龙身上有累累血债啊,不要以为放下屠刀就真的立地成佛了,不中!我们要替那些无辜丢命的人讨还公道。”王明鹤却不认同:“难道只有杀头才是好办法?让他用余生赎罪不行吗?”

    戚书记表情严肃,语气很冷地道:“政策是烧红的铁条,谁也破不得,无论是谁。”戚书记缓了语气,“我了解王先生,我只是担心王先生敌友不分,上了坏人的当。”王明鹤示意春旺为戚书记添茶,春旺端着茶壶手抖得厉害,王明鹤接过茶壶,稳稳地为戚书记茶杯中注入茶汤。然后坐在那里一言不发。戚书记有些沉不住气,问:“小先生怎么不说话?”

    1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