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9月14日 星期五

标题导航

第A01版:首版
牢牢把握教育改革发展的“九个坚持”
加强国有企业资产负债约束
坚决克服“过关”“交卷”思想驰而不息做好巡视“后半篇文章”
办好同人民群众期待相契合的新时代教育
谭作钧会见多米尼加左派团结运动代表团一行
我市审议通过地方党政领导干部安全生产责任制规定实施方案
充分释放基层党组织能量 努力打造人才高地
大连环保审批推出13项根本性制度变革
“发现最美大连”线上摄影征集火爆
“时装周”首秀 “大连杯”对决
共营制土地股份合作社为庄河乡村振兴“三赢”开局
大连天气
第A02版:要闻
西岗区扎实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工作
反洗钱宣传走进我市房地产领域
商务部:中方确已收到美方邀请,双方正就具体细节进行沟通
(上接1版)
《关于加强国有企业资产负债约束的指导意见》
办好同人民群众期待相契合的新时代教育
第A03版:要闻
积极发挥模范作用争做人民好代表
坚决打赢农村人居环境整治攻坚战
抓牢抓好我市后汛期防汛工作
9月20日召开市政协十三届四次常委会议
“TAE ASHIDA”亮相2018大连秋季时装周首秀
2018“大连杯”国际青年服装设计大赛举行
2018大连秋季时装周启幕
我市警方举行城市交通整治百日行动启动仪式
广告
第A04版:世界之眼 聚焦大连
姜振庆:爱高山更爱大海
张晶:人生最厚重的底色是奋斗
第A05版:广告
甘井子区正规民办学校名录
甘井子区正规学前教育机构名录
第A06版:综合新闻
1+1>2 大连市经济合作服务中心积极打造全链条服务体系
防空警报试验通告
“全国科普日”我市将办科普嘉年华
交通百日整治重点“五大乱象”
大连—平壤国际客运航线开通
9路段开始安装声屏障
保税区跨境电商“集聚效应”初显
(上接1版)
(上接1版)
追缴欠缴土地出让价款(租金)的通告
通 告
拍卖公告
第A07版:专题
大连环保审批推出13项根本性制度变革
刀刃向内 大步改革
大连市生态环境群众信访案件办理情况
第A08版:综合新闻
把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和依法监管整治结合起来
祝瑞伍:用平凡的行动诠释新时期雷锋精神
邓刚做客大连作家森林下午茶
大连一方今日最强阵容迎战权健
拆完违建后,这里再也不用绕着走了
300青少年“打擂”首届脑力大赛
广告
第A09版:观点
实现高等教育内涵式发展
西宁为人行过街天桥安电梯
新论撷英
广告
第A10版:生活零距离
生闷气 压力大 没哺乳都易得乳腺癌
今天挂大连市中心医院专家号
网传食盐里有添加剂,会伤肝肾?
做懂孩子的家长
放心!省心!!暖心!!!
大连市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挂牌出让公告
分类信息
第A11版:文化·钩沉
你知晓粟裕与大连的那些往事吗
单田芳先生二三事
金谷银山
刀兵过
第A12版:汽车时代
2018款全新汉兰达 实力领跑大7座SUV
欧尚首款车型COS1°新潮上市
孤独的转子 勇敢的马自达
风行CM7经典版荣耀上市
东风启辰发布全新品牌口号暨T60正式启动预售
广告
广告

金谷银山

2018-09-14

    作家出版社 关仁山 著

    一幅新时代中国北方农村波澜壮阔的生活画卷、一部当代中国农民新创业史,名列第二届中国长篇小说年度金榜(2017)。

    余来锁说:“俺来,俺来是想给你读一首诗,刚写的,你给提提意见。”余来锁的口袋里真的装着诗歌呢。这都是套路。大半夜的,找人家寡妇,总得有借口吧。

    “白腿儿”把门打开了,伸出头,看看街上,没人。“进来。”

    院子里黑,两人往屋里走。余来锁想抱住“白腿儿”,亲她,下死劲儿里亲。可,没敢。

    “白腿儿”问:“读诗?”

    余来锁说:“读诗。”

    进了屋子,黑着灯。“白腿儿”说:“开灯不?”

    余来锁说:“看不见稿子……”

    灯开了。余来锁肠子都悔青了。余来锁想,咋就冒出了这句话呢?恨不得掴自己个的脸。这灯都开了,你还能不朗读诗吗?余来锁掏出一张纸,歌颂白羊峪的,也不知咋读的,完了。

    “白腿儿”问:“完了?”

    余来锁说:“完了。”

    “白腿儿”说:“你走吧。”

    余来锁说:“俺走了。”

    余来锁走了,走在黑夜里,走在空荡荡的街上,眼泪哗哗地流。他想自己个老了,不会爱了,爱不动了。他把诗稿撕了个粉碎,扬在夜风里了。

    杏儿想要个孩子,咋说两人爱情得有个结晶啊!范少山积极配合,其实,他与前妻有个闺女,巴不得与杏儿再得个儿子。可是,累得范少山高血压嗖嗖上涨,杏儿的肚里也没一点动静。

    范少山回城不敢上杏儿的床了,独自在沙发上睡,杏儿有些不悦,但心头明白,男人为她怀不上孩子犯了难。

    杏儿瞅范少山憷头了。她为了给男人减压,装成没事人似的,轻轻地说:“雪儿就是俺亲闺女。这孩子不要了,快回床睡觉吧。”范少山迟疑地望了杏儿一眼,眨了眨眼说:“凤凰到啥时都是凤凰,有你这么好的地,就不怕种不上好庄稼!”杏儿苦笑一下,摇头说:“别给我戴高帽儿啦,啥凤凰,俺就是一只母鸡,还是不下蛋的母鸡哩!”说着眼圈红了。范少山说:“不对,是俺这只公鸡不打鸣儿!”杏儿忽地仰脸笑了:“甭管是公鸡不鸣,还是母鸡,从今儿往后好好做生意,照顾好雪儿,俺们都别想这事了!”范少山叹息一声:“别自责了,俺没怪你,都是那外国种子闹的,听说吃了外国粮食,人就不好怀上孩子,这事太多啦!”杏儿瞪了他一眼说:“外国种子不好,你有证据吗?三句话不离本行,又为你鼓捣金谷子找理由吧?”范少山沉重地叹息道:“不是找理由,听说好多人都怀不上孩子,与吃外国粮食有关系,狗日的,这外国种子!”杏儿忽地坐在范少山身旁,皱了眉头,琢磨事儿呢。

    范少山瞅瞅表说:“不早了,睡吧!”

    杏儿摇着他的肩膀说:“睡,就知道睡。别说种子啦,我们做试管婴儿吧!”范少山听都没听过,眼珠子都直了:“试管儿?”杏儿靠着他的肩头说:“如今挺流行的,优中选优,你不是想得儿子吗?还可以选性别的!”说着递给他一堆资料。

    范少山翻看着资料,脸渐渐活脱了,杏儿消了气,拉范少山上了床,还添出许多甜蜜。

    一晃就是三个月,依旧没动静。怪了,如今要个孩子咋这么难?

    范少山和杏儿去了北京家圆试管婴儿医院。医生说得吃药调理身体,经过一个月的吃药调理,他们要取精取卵。办好了所有手续,量了血压,验了血,杏儿被推进手术室,进行取卵手术。范少山望着杏儿消失在手术室的影子,心中打扑棱。范少山追过去叮嘱医生:“大夫,我老婆麻药过敏,可得加小心哩!”杏儿静静地躺在那里,微微一笑:“老公,没事儿的。”

    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