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9月14日 星期五

标题导航

第A01版:首版
牢牢把握教育改革发展的“九个坚持”
加强国有企业资产负债约束
坚决克服“过关”“交卷”思想驰而不息做好巡视“后半篇文章”
办好同人民群众期待相契合的新时代教育
谭作钧会见多米尼加左派团结运动代表团一行
我市审议通过地方党政领导干部安全生产责任制规定实施方案
充分释放基层党组织能量 努力打造人才高地
大连环保审批推出13项根本性制度变革
“发现最美大连”线上摄影征集火爆
“时装周”首秀 “大连杯”对决
共营制土地股份合作社为庄河乡村振兴“三赢”开局
大连天气
第A02版:要闻
西岗区扎实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工作
反洗钱宣传走进我市房地产领域
商务部:中方确已收到美方邀请,双方正就具体细节进行沟通
(上接1版)
《关于加强国有企业资产负债约束的指导意见》
办好同人民群众期待相契合的新时代教育
第A03版:要闻
积极发挥模范作用争做人民好代表
坚决打赢农村人居环境整治攻坚战
抓牢抓好我市后汛期防汛工作
9月20日召开市政协十三届四次常委会议
“TAE ASHIDA”亮相2018大连秋季时装周首秀
2018“大连杯”国际青年服装设计大赛举行
2018大连秋季时装周启幕
我市警方举行城市交通整治百日行动启动仪式
广告
第A04版:世界之眼 聚焦大连
姜振庆:爱高山更爱大海
张晶:人生最厚重的底色是奋斗
第A05版:广告
甘井子区正规民办学校名录
甘井子区正规学前教育机构名录
第A06版:综合新闻
1+1>2 大连市经济合作服务中心积极打造全链条服务体系
防空警报试验通告
“全国科普日”我市将办科普嘉年华
交通百日整治重点“五大乱象”
大连—平壤国际客运航线开通
9路段开始安装声屏障
保税区跨境电商“集聚效应”初显
(上接1版)
(上接1版)
追缴欠缴土地出让价款(租金)的通告
通 告
拍卖公告
第A07版:专题
大连环保审批推出13项根本性制度变革
刀刃向内 大步改革
大连市生态环境群众信访案件办理情况
第A08版:综合新闻
把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和依法监管整治结合起来
祝瑞伍:用平凡的行动诠释新时期雷锋精神
邓刚做客大连作家森林下午茶
大连一方今日最强阵容迎战权健
拆完违建后,这里再也不用绕着走了
300青少年“打擂”首届脑力大赛
广告
第A09版:观点
实现高等教育内涵式发展
西宁为人行过街天桥安电梯
新论撷英
广告
第A10版:生活零距离
生闷气 压力大 没哺乳都易得乳腺癌
今天挂大连市中心医院专家号
网传食盐里有添加剂,会伤肝肾?
做懂孩子的家长
放心!省心!!暖心!!!
大连市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挂牌出让公告
分类信息
第A11版:文化·钩沉
你知晓粟裕与大连的那些往事吗
单田芳先生二三事
金谷银山
刀兵过
第A12版:汽车时代
2018款全新汉兰达 实力领跑大7座SUV
欧尚首款车型COS1°新潮上市
孤独的转子 勇敢的马自达
风行CM7经典版荣耀上市
东风启辰发布全新品牌口号暨T60正式启动预售
广告
广告

单田芳先生二三事

2018-09-14




▼5岁时的单田芳。

    “醒木一敲,千军万马呼啸而过;白纸扇轻摇,纵论古今闲话人生”,这就是单田芳先生的评书表演艺术。在那个甚至连电视都没有普及的年代,很多人休闲的方式就是抱着一台半导体收音机,听评书、听广播。从《隋唐》《三国》到《七杰小五义》再到后面的《百年风云》《清宫十三朝》,单田芳先生以一股韧劲,一生耕耘,使每7个中国人中就有一个人在听他的评书。据有关部门调查显示,他的听众将近2亿人。单田芳先生以苍劲之音,叱咤于历史风云当中,把历史与时代以通俗的语言进行生动演绎,成为中国好几代人的岁月记忆。然而,噩耗传来。9月11日下午3时30分,著名评书表演艺术家单田芳先生因病在中日友好医院去逝,享年84岁。

    1934年12月17日单田芳生于营口市,外祖父王福义是最早闯关东的竹板书老艺人;母亲王香桂是上世纪三四十年代著名的西河大鼓演员,人称“白丫头”;父亲单永魁是弦师;大伯单永生和三叔单永槐分别是西河大鼓和评书演员。从小单田芳就跟着父母走南闯北,在后台看戏、听评书。那会儿,艺人们演出都不卖票,说完一段书,拿个小笸箩,下去敛钱。一段书三分钱,人家爱给就给,不给钱也没辙。当时单田芳心里觉着,“这跟要饭也没啥区别啊,我可不愿干这个”。

    新中国成立后,单田芳想的是念书考学。高中毕业,东北工学院和沈阳医学院都给他寄了录取通知书。梦想着当名医生,穿个白大褂,戴个听诊器,往屋里一坐,起码不受风吹日晒。可是单田芳却得了场大病,上不成学,后来家里人说,你还是学评书吧。虽然单田芳那会儿不会说评书,对这门艺术也不感兴趣,可是因为家里的熏陶,祖宗三代都是说书的,所交往的朋友大部分也是搞曲艺的、说评书的、唱大鼓的和说相声的,这些人相聚在一起,都是三句话不离本行。就这样,在1954年,单田芳拜李庆海为师,并和师父去营口进行演出。

    改革开放以后,说书行当面临新的局面。书还叫评书,说法不一样了。以前在茶社里说书,面对观众,有随意性,说点车轱辘话,说完一段抽根烟,都没关系。可电台不行,电台要求简洁明快,没有观众。上电视说书更不一样,要求更严格。

    单田芳开始并不适应,录音的时候,面对麦克风,空无一人,说成什么样也看不着观众反应,怎么整呢?单田芳想了一个办法:录音棚有面透明的大玻璃,能看到外面的录音员,有俩监听的,还有个主任,录书的时候他们天天在外头坐着,透过玻璃看得清清楚楚。单田芳一想,“就拿这些人当观众,我在里边说,看外边他们的表情。我一抖包袱,他们龇牙一乐,这包袱就抖响了。要是看见他们在外头唠嗑或是打盹,那说明这段书说得松懈,没把他们说住,那得注意了”。

    到1994年,单田芳退休后搬来北京,书录得更勤快了。开始是到北京电台去录,后来自己办公司,租用录音室,一来费用较高,第二个,北京交通越来越不方便,有时候堵车,急死也过不去。他一看,这录音也没什么神秘的,就是墙上贴隔音板,地上铺地毯,麦克风买好点的,门加厚点关上,在家也能录,这样就开始摸索着在家录评书。正是靠着这份勤奋,“单田芳评书”成为了中国一个时代的标志。

    周兴整理